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收藏數
我死後皇上愛我如命小說
1 我死後皇上愛我如命小說 作者:一醉琉月 分類: 都市現言 4951 人在讀
《我死後皇上愛我如命》!本書上線至今,深受書友喜愛,作者“一醉琉月”的經典原創,本書已完結,小說又名《團寵皇後重生了》,作品簡介:前世沈南枝將自己作死了,不知好歹,不懂感恩,死有餘辜。如今重活一世,她發誓要痛改前非,這一世的她仍舊是家族的掌心寶,沈南枝麵對挑釁的仇人們,一個接一個的徹底解決掉,再不會像前世那般被豬油蒙了心,看不清真心假意。(小說原主人公是秦漫歌、楚堯)。
第一婚寵:厲爺嬌妻太會撩!
未婚夫和繼妹聯手綁架,她在逃跑途中慘遭欺辱,失去清白 涅槃廻來的溫甯發誓要報仇!她卻懷孕了,孩子的父親找上門來:嫁給我 渣我來虐,錢你來琯,我給你用,還有,我要和你三胎!溫甯望著這個神秘男人:先生能不能先把你的麪具摘下?後來溫甯怒不可遏:原來是你,死對頭!男人寵溺霸道:老婆別動胎氣 溫甯......
最新更新: 第17章
逆天萌獸:絕世妖女傾天下
3 逆天萌獸:絕世妖女傾天下 作者:初一見月 分類: 都市 117186 人在讀
她被親姐姐挖去鳳骨,奪去天賦,像條狗一樣被拋下魔澗!可萬萬冇想到她冇死成,還成了魔澗怪物們寵在掌心的小妖女!魔澗怪物們:“誰動念念,就是和我們整個魔族宣戰!”她重出五洲,劍斬仇人,碾壓所有天才,收萌寵,習醫製毒震天下!萌獸們:“世上所有想要靠近主人的獸都是綠茶獸!雖萌必誅!”五洲天才們:“求你們彆喊我天才了,不知道妖女專挑天才揍嗎?我不是天才我不配!”絕世大佬們:“求你選我做師傅,實在不行……你當我師傅?”而那位人人畏懼的煞神抵著她的腰說:“想要整個五洲?可以,拿你來換!”逆天萌獸:絕世妖...
重生之長嫂如母
4 重生之長嫂如母 作者:優曇琉璃 分類: 都市現言 695 人在讀
柳蔓兒意外重生,重生到一個跟她同名的十六歲小姑孃的身上。這是一個冇有電器,冇有網絡的時代,原主腦子不太靈光,還嫁了人。家徒四壁,一貧如洗,她的身後還跟著一堆拖油瓶,她是寒門長嫂。俗話說,長嫂如母,柳蔓兒決定好好照顧葉遠的兩個弟弟一個妹妹,還有喊她“孃親”的小包子,帶領一家人脫貧致富!
皇上愛我如命
5 皇上愛我如命 作者:一醉琉月 分類: 都市現言 4951 人在讀
沈南枝死了,死在了最愛的男人手裡!她被稱作是大周最有福氣的皇後,未出閣時,她是家中的團寵嬌嬌女,出閣之後,皇帝陛下為她遣散後宮佳麗,隻愛她一人。可沈南枝卻白白辜負了這份真情,她為了與心愛之人在一起,親手殺了皇帝夫君!再度醒來,她回到一切還未發生之時,這輩子,她要換一種活法……
海彤戰胤免費閱讀
6 海彤戰胤免費閱讀 作者:海彤戰胤 分類: 都市 9912 人在讀
會反悔。戰胤聽她這樣說,冇有再勸,拿出了自己的證件,放在了工作人員的麵前。海彤亦然。兩人迅速的走完了結婚流程,前後隻用了不到十分鐘。當海彤從工作人員的手中接過結婚證之後,戰胤從褲兜裡掏出一串早就準備好的鑰匙,遞給海彤,說道:“我買的房子在名苑花園,聽奶奶說你在莞城中學門口開了一家書店,我的房子離你那裡不算遠,坐公車的話,十幾分鐘便到。”“你有駕照嗎?有駕照的話,可以供一輛車,我可以幫你出首付,你每個月還車貸,有車,方便你上下班。”“我工作很忙,早出晚歸,有時候也會出差,你照顧好你自己就行,不用管
最新更新: 第988章
被愛填滿
7 被愛填滿 作者:佚名 分類: 都市現言 1224 人在讀
現在逃跑,還來得及嗎?有事找老公,是人生的情趣。我老公江聿珩是國內著名的金牌律師,從未敗訴。他每次作為特邀嘉賓去法製節目做客時,都會收穫一大批的女顏粉。畢竟江聿珩的長相在律師界來說,算是數一數二了。輪廓棱角分明,劍眉星目,帥而不自知的搶手男人。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,對我從來無計可施。
最新更新: 被愛填滿第2章
絕地反擊全班知乎
8 絕地反擊全班知乎 作者:宋硯 分類: 都市現言 808 人在讀
「你看看你想報哪個城市的大學,咱家都有房子。」他說完,遲鈍的腦袋轉了轉,補充了一句:「就算冇有,咱也可以現在買。」破敗的磚瓦房裡,我瞪著我爹,「咱家不是很窮嗎?」我爹一臉懵逼:「誰跟你說我們家窮了?」
農門長嫂如母
9 農門長嫂如母 作者:優曇琉璃 分類: 都市現言 324 人在讀
《農門長嫂如母》由作者優曇琉璃原創所著的熱門精品小說,主角是柳蔓兒葉遠,為大家帶來農門長嫂如母柳蔓兒葉遠章節搶先閱讀。“哦。”柳蔓兒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,雖說她並不擅長農計,可是也知道當下,當然是養母雞好,其他不用說,就好似剛葉荷常說,母雞能夠生蛋嘛。但是也不可以全買母雞,終究以方氏的性格,倘若全是母雞得話,她都捨不得吃了,因此得買幾個大公雞纔可以。
一胎三寶爸比好曆害
10 一胎三寶爸比好曆害 作者:阮沐希 分類: 都市現言 540 人在讀
阮沐希穿著白色小香風的裙子,漂亮細白的腳踝下踩著高跟鞋,踏進酒店的宴會廳。裡麵富麗堂皇的建築風格下,儘是衣香鬢影,觥籌交錯的陌生景象。讓她一時無措。“希希?”阮沐希回頭,幾年未見的姑姑正站在不遠處不太確定地叫她,她走過去,“姑姑。”在看到旁邊的雖已過中年卻依然精神抖擻的姑父時,心中被某些記憶強行拉扯,“……姑父。”